悦·見淮安 | 閒斟春酒對看花

樹暖清芬,春薄夢深。

三月初的淮安,天氣依舊有些濕寒。清晏園裏的梅花卻花開正盛。

去年受疫情影響,清晏園閉園很久。這期間,園方也沒閒着,新建了一處梅花嶺,裏面還栽種了很多新品種,賞梅的面積更廣、數量更多了。開園後,梅花嶺吸引了許多遊客,大家觀梅賞花,感受着春的氣息。

這期給淮安的梅花開個專題,跟着鏡頭閒斟春酒、對看春花。

今年,梅花的花期比往年提前了大半個月,2月中旬便進入到最佳觀賞期。園裏粲然繁花,想要拍照,若無憑藉,只拍些花樹的特寫未免就乏味了些。

新建的梅花嶺內配有湖池、亭閣、長廊。透過花窗,可見可聞梅花熱鬧、片片幽香。賞梅、拍照,也是自得一番情趣。

梅花最佳觀賞期:2月中旬——3月上旬

在梅花嶺拍照時,一看到結對的小鳥飛過,心想定要拍些小動物,畫面才會生動有趣。無奈遊客太多,鳥兒很少枝頭駐足。舉着相機等了好久,直至快要閉園,遊客逐漸散去,鳥兒才放心大膽地在枝頭撒歡,早已久等的相機“咔嚓”幾聲,終於拍下胖萌的小肥鳥,歡喜極了。

要説的是,這時一定不能吝嗇快門,同時將相機調至高速快門模式,才能更好地精準抓拍,定格美好。

南樓不恨吹橫笛,恨曉風、千里關山。

半飄零,庭上黃昏,月冷闌干。

——宋·吳文英

《高陽台·落梅》

記得舊時,探梅時節。

老來舊事無人説。

為誰醉倒為誰醒,

到今猶恨輕離別。

——宋·呂本中  

《踏莎行·雪似梅花》

周信芳故居,位於淮安都天廟街內,或因深藏老街之內,遊客並不算多,平時會有三兩京劇票友到此排練。故居雖小但建築卻飽含歲月的温度,再搭配春日裏的梅花,倒是生機了許多。

去故居拍照的那天是個陰雨天,光線昏暗。屋檐下,暖黃的燈光映照着紅梅,格外動人。

花瓣隨風搖曳,散落在濕濕的青磚路上,好看極了,忍不住按下快門,自然成景。

日暖香繁已盛開,開時曾繞百千回。

春風豈是多情思,相伴花前去又來。

——宋·蔡襄  

《十一月後庭花盛開之二》

看花歸來,餘興未了,便畫了幅應景的小畫,作為今年梅花季的點滴記憶,也算是一種念想吧。

憶江南,花繁院裏梅。

含香暖,遙寄一扇春。

回憶,是時間贈與我們的禮物

攝影,讓回憶有了畫面

歲月向暖,長長的時光

你慢慢來

……

統籌 程鋼

配音 蘇暢

融媒體編輯 高尚傑